tHe cRaSh

分類 : LiFe
我曾經三個月內
企圖自殺的次數高達20次
極盡我所能用的方法
吞藥導致癲癇發作
跳樓跳山崖
割脕
撞毀一輛volvo轎車

每次每次
都是大魔王把我救了回來
就算分開了
他還是遠遠的盯著我走出那最後的一步

現在搬到了這裡
只剩我一個人
沒有外雙溪的擁擠
沒有吳興街的紛爭
沒有其他人的打擾

他說”這是你練習獨立的最好機會”

每次就算我哭的像小孩
我也會記得他也曾經哭得像小孩

知道嗎?
很多人怪我說是我自己選擇了這麼激進又歇斯底里的方式
很多人認為我很任性不懂事

或許吧

如果你們也經歷過了相同的事情
可以跟我討論一下
再告訴我
我是幼稚天真的

從進入模特ㄦ圈開始
那時縱使還是個學生
卻每天每天要在意的不是….
誰的筆記被誰抄了
誰的報告做得比較好

而是學會了怎麼樣在那個大染缸
活下來
並且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不被別人取代的一席之地
還要不被染黑

畢業後
面臨到一件誰都沒想到的事情
親弟弟從自己眼前意外墜樓身亡
而且就算一年多到了現在
檢察官不願意相信所有的證據跟證人
硬是判他自殺
對我而言我只想讓他有他該有的尊嚴

對爸媽的打擊讓整個家走了樣
畢竟我們家是重男輕女的

在弟弟走後的三個月
我發現我居然這輩子最不想要的事情發生了
就是懷孕

知道嗎?
弟弟生前跟我說”妳要幫爸爸媽媽升一個姓曲的小孩,因為我不打算生小孩我沒有能力”
我那時候有多麼想要就這樣把他生下
他有個綽號叫做大阿哥
可惜要是生下來
他不會有爸爸的
因為自己爸爸媽媽不可能讓他認大魔王的

在超過三個月的危險期
我們兩個決定拿掉他
那天是1/25
隔天我硬是被公司發去工作
帶著血崩的身體

大魔王的家境並不好
如果說跟我比的話
他的媽媽癌症
到了第二期化療是沒有錢去做化療
而他自己有一堆卡債

在他去年最幫助我的時候
我用自己的名義小額信貸來幫他
很笨
我知道
但是我看人不會看走眼
我也會為對方做一切的努力
在他幫我一把抱起弟弟骨灰罈
卻沒有一個跟弟弟有血緣關係的人來幫忙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今年的四五月
大魔王因為家裡的經濟狀況跟自己的經濟狀況
又因為當兵無法出上任何一點力的壓力下
躲起來了

丟著我還困在那兩件我一直很自責的事情裡
六月來臨時
工作上被公司好友的公私不分陷害到被冷凍
流言滿天飛
自己原本的好友還因為不知道到底算不算她前男友的人對我有好感
而極盡可能的在公司破壞我的名譽
永遠不會是男人錯
就是這樣的吧

所有的壓力整個爆發
我無法再在那個家待下去
所以kiwi帶著我去台大看醫生
可是
後來好幾次情緒激動
被自己的爸媽叫警察強制就醫
讓我更是疏遠了他們

我不要這樣的
這只會把我丟給更多誤會

好不容易自己走了出這些大大小小的陰霾

我只覺得老了5歲

但是這一路相信我或是後來相信我的好友們
我真的很感激
沒有你們真的不會有現在還活著艾蜜莉

一路以來以攻擊我換取自己心靈平靜的人
我也很開心
至少他們攻擊我心裡舒服了點
因為我已不在像以前一樣會為了這種無謂的事情動怒

在我打出了這篇文章之後
表示我已經釋懷
並且對很多事情都已是珍惜看待

雖然一定會引起兩極的反應
我也無所謂
坦蕩蕩
我沒有踏錯任何一步

也許現實是很殘酷不公平的
但是沒有任何問題是不能解決的



臉書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一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