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不在站在誰那邊

分類 : LiFe

想了很久很久還是下定決心打一下延續真實醜陋的故事的故事,
聽說叫做「站在她們那一邊」。
但是如果沒有耐心的人可以跳過這一篇,
因為這個故事像是裹腳布又臭又長而且整整蔓延了兩三年,
有興趣的人可以參照以前的網誌「真實醜陋的故事」還有「殺人犯」,
但是顯然事實不像我之前看到的這麼簡單。

半年前,我一直不懂的疑惑,
也就是「為何三年前自己曾經最好的姊妹會在我最需要朋友的時候把我丟下」。
在一次因緣際會下有一個共同的好友的她跟我解釋了一切,
那時就像在海上漂了好久好久好久終於撿到一塊浮木而以為一切終於落幕。
也不仔細看看那塊木頭究竟是實心的可以讓我安心,
還是一塊已經蛀光的爛木頭。

再過了幾個月,那個曾經是我好姊妹的男朋友的人也出現了,
告訴我他的前女友在她面前是怎麼樣怎麼樣的罵我,
就像我們那個共同的女生好友講得一樣。
三人成虎的故事,讓我很信任他們告訴我的一切,
我也很開心有兩個消失很久的朋友回到了我的生活。

但是在這三年間,我必須講一件事,
有個另外我們共同的好友她其實三不五時會關心我過得好不好,
而且一直沒有參與這場「壞人都我當」的戲碼,
但是因為避免尷尬這幾年我們卻也一直沒有再見過面。
最近,不對,明天她要結婚了,
對我來說,我想讓她不繼續夾在中間是我能夠做的也必須做的,
畢竟靜下心來,我沒有確實的問過那個曾經是我好姊妹的她。

然而,當我想要放下成見,
答應那個要結婚的好友跟曾經是我的好姊妹大家一起出去吃飯,
搞清楚為何我當初的好姐妹會把我丟下時,
或者是搞不搞得清楚其實也不是那麼重要因為我早有一個底了。
那個告訴我種種的好友的她說,
「妳要自己想清楚,我覺得是沒有這個必要。」
與曾經是好姊妹的前男友的他說,
「她們曾經傷害妳這麼多,妳現在還要站在她們那邊﹖」
我真的很謝謝他們設身處地給我的警告,還害怕我遭受二度傷害。

我想,我很認真的想清楚了,
法官在要給犯人判刑之前,也是會給他答辯的機會吧。

更況且,一直在旁邊默默看著一切沒表示過意見的朋友,
在我堅持要求下也告訴過我很有臨場感的當時的情形,
諸如有關我被說「上廁所門沒關」等等莫須有的罪名,
以及之前生病時鬧自殺還被嫌「不要理那個瘋子」之類的評語,
我要是真是瘋子,我不懂妳為何要回來跟我講那麼多的事。

只是,
我不想再為這些事找一個真切的答案,
因為妳們各說各話,
我現在的生活卻很快樂、單純、平凡、充實、忙碌,
而且也已經脫離那勾心鬥角人心險惡的模特兒圈很久了,
我跟妳們沒有利益的衝突也沒有所謂選邊站的問題,
於是我不願意再加入以前讓人心寒的那些戰局。

我把妳們都當成朋友,我也不想去計較以前誰多罵了一句誰少罵了一句,
因為真的沒有必要去劃分很清楚的責任歸屬,反正劃也劃不清。

最最最重要的是,
為了真正關心我的人以及我自己,
我只想放下。
知道嗎﹖
這不是打仗,我不需要選盟友,
誰對我是真心的而不是利用,我就也會真心對她,
因為朋友甚至是好朋友就是這麼一回事。



臉書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一般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