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學校沒有教的事

分類 : 我與鑫哥的教養大小事

有習慣看艾蜜莉分享我們家教養的人,應該都知道我們家有週六寫信的傳統。

而最近這幾週的週六,我們改變了寫信的規則。

過去的四年以來都是每週六的中午以前飛飛跟希希都要寫一篇信給我,也造就了他們後來寫作文的能力。

現在可能到一個瓶頸了吧,他們倆個有時候忙起來會失去寫信的動力跟熱情,於是鑫哥就決定換一個作法:飛飛一樣寫信給我、而我同時寫一封信給他;希希寫信給鑫哥而鑫哥則寫信給妹妹。

這個新方法讓我很緊張,因為最容易出槌的不是我們三個而是比較容易拖拖拉拉的鑫哥。殊不知他這招根本奇招,因為希希分享了很多學校的點滴。

上週希希寫了關於班上有一個情緒障礙的同學,她覺得那個同學每次都大吵大鬧,讓人很不舒服、很想叫那位同學安靜。

鑫哥看完信了以後就叫她拿一張白紙來摺成兩半,

一半寫:學校有教的事

一半寫:學校沒有教的事

然後他們兩個就開始分類,學校有教的事有國語、數學、社會、電腦、自然、音樂、美勞還有體育⋯⋯等等等等的,學校沒有教的事有關懷弱勢、交朋友、工作賺錢、發明創造、打人、說謊⋯⋯⋯⋯等等等等。

分類好了以後鑫哥就問希希說:妳覺得學校有教的事比較重要還是學校沒有教的事比較重要?

希希想都沒想的回答:學校有教的事。

鑫哥再問她:那今天如果有一個同學,她對朋友很好,也很重信用,可是功課卻不好,妳會想跟他當朋友嗎?

希希說:會。

鑫哥接著問:那如果今天有一個朋友他脾氣很不好,常常對朋友亂發脾氣,可是他功課很棒,妳會想跟他當朋友嗎?

希希說:不會。

鑫哥又問:那今天有一個同學,他的成績也不好、還蠻爛的,可是他很孝順,也很愛護小動物,妳會想跟他當朋友嗎?

希希說:會。

鑫哥就說了:那既然妳覺得學校有教的事比較重要,為什麼妳交朋友不會先看他功課好不好呢?

希希傻在原地,似乎也沒有發現這件事,或是連我們大人也都忘記的事。

鑫哥就告訴她:學校有教的事,基本上都有正確答案,才有辦法教給你們。但是學校沒有教的事情也很重要,跟學校有教的事一樣重要。學校有教的事妳也要學好,因為學校沒有教的事這些基礎都是來自有教的事。(題外話:希希功課算是前段班,而且從來沒有待過安親班或是另外補習)

接著鑫哥又說:就像之前妳二胡拉得不好,學長叫妳在台上不要拉出聲音。如果妳拉錯一個音,導致妳後面也跟著拉錯,到後來學長很生氣的來責罵妳,妳會不會難過?

希希說:會。

鑫哥就順勢告訴她,那就是一樣的呀,當妳拉錯了一個音妳不是故意的,就像妳的同學不會控制自己情緒一樣,他也不想變成這樣,可是卻沒辦法。那妳是不是應該更要有同理心。

甚至我會覺得如果希希願意的話,也可以試著分享自己怎麼控制情緒,他應該很希望擁有朋友吧(不過這是我自己的想法啦,沒有特別跟她講,也不需要雞婆多講,因為小孩的腦袋瓜無法一次接受太多資訊,我也不想模糊焦點。)

以上是被艾蜜莉濃縮了以後的摘要,他們那天聊了一個多小時,但是紙摺一半來共同討論一件事其實是很好用的一個小技巧,也可以幫忙孩子更懂得遇到問題時怎麼處理問題哦。

 



臉書留言

Faccebook 留言載入中...

一般留言